回忆录

可能写的不太好请见谅。

卡米尔视角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年,我一岁,他三岁。

他是贵族,他的出生令所有人都兴奋不已。

相比之下,我与他的差别可想而知。我是私生子,我的出生令所有人都唾弃。

那一年,我五岁,他八岁。

年纪虽小,却已早显露出了他的锋芒。

而我就算锋芒毕露,也不会有人所重视。

那一年我七岁,他十岁。

在皇位的争夺中,他成了佼佼者。

而我也只能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。毕竟谁都知道私生子是没有继承的权利的。

那一年我八岁,他11岁。

狂妄成为了他的代名词。而我那一如既往的隐忍造就了我的冷静。

那一年,我九岁,他12岁。

他享受着至高的待遇,而我却只能受尽人们的数落与欺凌。但这并不说明我就是任人宰割。何况在这如战场一样的皇宫里。如果没有一些计谋,是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来的。

那一年我十岁,他13岁。

母亲的死亡,让我本来就困难的生活变得更加艰苦。而他也还是一如既往,一如既往的狂妄一如既往的恶劣。

那一年我12岁,他15岁。

天意弄人,我竟然握住了他伸出来的手。站在了一个我平时都不敢多想的位置——他的身旁。

那一年我15岁,他18岁。

皇宫是禁锢不住他向往自由的脚步的。我们出逃了,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。去往了另一个星球——凹凸星球。我们还成立了一个海盗团叫雷狮海盗团。还有了另外两名成员。

那一年我16岁,他19岁。

比赛愈发激烈,越来越多的人走向了死亡。佩利神经大条根本不懂得运用计谋。反之,帕洛斯道是一个危险的人物。看来之后的事情要更加谨慎了。

那一年我17岁,他20岁。

不知从何时起我与他的位置从身旁渐渐转到了身后。我也曾试着重新站到他的身边,但是每一次却都又被他护在身后。但是尝试了一两次后,我便不再尝试。这并不代表我默认了这个位置。而是因为我在今后的日子里,一直都在思考另一件事。思考怎样让大哥活下去。

那一年我18岁,他21岁。

比赛接近尾声,雷狮海盗团解散了,佩利和帕洛斯也已经被回收了。今后的日子里,看来还得更小心了。

那一年我依旧十八岁,他也依旧21岁。

比赛临近结束,我终于站在了他的身前,大哥,明明应该高兴才对。我终于有能力去保护他了。但为什么?他却没有笑呢?大哥,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呀。

那一年他22岁,我却还是18岁。

坟前是鲜艳的花朵,大哥站在坟头,静静的凝视着墓碑,碑上的身影,我再熟悉不过。只是那双眼睛不再湛蓝。

我用生命换来了站在他面前的机会。

天堂从来没有时间,这也使我一直不知道我已经死去了多久,总之应该过去了很久吧,久到前世的记忆我都忘的差不多了,只记住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,他叫雷狮。

轮回的铃声在我的耳边回荡着。看来又有人死去了呢,但奇怪的是我居然也要轮回了。

忘川河前,奈何桥上一个黑发紫瞳的男子正向前面缓缓的走着,走到彼岸他突然回过身来,冲着我说了一句话,我看清楚了他的面孔,也听清了他所说的话。

“卡米尔,欢迎归队。”